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活动

关注全球脉动,思索中西走向 ——阿什利・拉威尔教授在我院进行学术讲座
作者:文稿:陈茜/摄影:白杨  发表时间:2017-04-20  阅读次数:169

      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总是阶段性的强势出现,那么在屡次全球经济危机阵痛之后,我们是否真正了解,经济危机到底如何产生,经济危机如何影响各个国家之间的利益关系格局?4月17日上午10点,在同济大学综合楼1503室,马克思主义学院金瑶梅教授主持,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阿什利・拉威尔教授主讲的“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的中西方关系思考“讲座让在场20多位师生收获颇丰。

     拉威尔教授主要谈及了两个关键问题,一是资本主义国家全球经济危机的产生背景及原因分析,二是经济危机对中西方国家的具体影响,整个阐述过程思路清晰,逻辑严密。教授首先从历史维度分析了资本主义危机产生的过程,从上世纪30年代的第一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开始进行梳理,又具体讲解了希腊经济危机的蔓延,从金融危机转为经济危机,并且也会导致意识形态危机,甚至整个国家系统中的其他领域危机,所以我们需要及时预防大萧条的形成。那么资本主义危机背后的暗涌到底怎么产生的?拉威尔教授从客观和主观,内因外因等方面分析,资本主义本身的性质决定没有人可以预测资本主义危机下一次的发生契机,还有个别国家的一些过失,对GDP的一味崇拜,全球化的影响等等共同作用影响导致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拉威尔教授最后还提到马克思的革命理论。那么,在众多因素影响中,新自由主义起到了什么作用呢?拉威尔教授认为列举了一些学者的看法,有些人认为新自由主义会被社会资本主义替代,其他一些学者的看法也是基于寄托于国家能起到一定积极回应危机的作用基础上提出的。但是拉威尔教授认为,这夸大了新自由主义的失败,一些学者没有看到新自由主义的根本,且有些事实被误读了。教授接着还分析了经济危机产生的一系列政治影响,比如实行紧缩政策的欧洲国家模式,社会的两极分化现象,以及提出他的结论,经济危机的影响还在持续,并未结束。

      在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之下,各个国家之间的角力与压力也持续上升。中东地区问题、伊拉克问题、乌克兰与俄罗斯的问题、中日美三国关系问题等等都有新情况。有些学者会想到战争解决经济危机的问题,拉威尔教授认为这实在是过于血腥暴力的手段。实际上,大国之间的相互制衡还会持续,西方国家会担忧中国作为一种“超级力量”的崛起,但是西方国家又不会放弃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教授以澳大利亚为例,阐述了中国与美国、与欧洲许多国家的关系不仅有重要的贸易合作关系,还有文化、教育等联系,虽然中国也仍旧面临着一些种族主义歧视。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更脆弱和危险的世界,社会不平等关系,身体与精神疾病的困扰也越来越多,生态危机也日益突出等等,都需要我们反思自省,关注社会。

     讲座结束后,三位年轻老师也提出了一些关于民粹主义、欧洲政党、澳大利亚政局的问题,拉威尔教授也耐心进行了详细解答。国际政治格局的复杂性、多元性、开放性决定着把控全球形势的艰巨性。相信此次意义深刻的讲座为同学们解答国际情势疑惑,拓宽师生的国际学术视野,提升国际政治敏感度具有巨大的启示作用。作为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学生,在关注全球脉动,思索中西关系走向的过程中,更要保持清醒,注重立场,客观思辨,开放包容,去伪存真。